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

中企出海新策略:兵無常勢,水無常形

7月31日,白宮宣布將封禁字節跳動旗下的社交軟件TikTok,理由是“威脅美國國家安全”。近期,美國這種濫用國家安全概念、采取排他政策的案例不斷發生。此前,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(CFIUS)命令北京昆侖萬維以6億多美元出售同性戀約會應用Grindr,理由也是國家安全。這不禁讓中國企業反思過去10年飛速的國際化進程:國際環境是否已經發生根本性的改變?如何相應調整國際化戰略?根據戰略制度觀理論,筆者提出以下策略,供中國企業參考。

一是準確理解中美“競合”脫鉤新現實:合作的舒適區變小。在美國最新提出的中美關系“對等政策”的背景下,中美在經貿、跨國投資、技術交流等方面的競爭日益加劇,雙方的對抗加劇導致舒適區變小。但我們也要看到舒適區內部的合作,例如上海市政府全力支持美國特斯拉去年在中國建廠,使特斯拉在全球疫情中成為最耀眼的新能源廠商,市值超過美國三大汽車公司。沒有中國市場,難以支撐起特斯拉的市值。與此同時,理想汽車去年8月底赴美上市,市值高達139億美元,成為第二家登陸美股的中國新能源造車新勢力車企。特斯拉與理想的案例說明,中美雖然有“競合”脫鉤的趨勢,但技術、市場、資本等各方面的相互開放與合作,增加了相互依賴,避免了零和博弈。為此,我們可以用雙方競爭-合作平衡的舒適區域動態變化來理解中美關系,這個區域的大小隨著中美雙方各種合作與競爭變化而定。此外,在全球氣候、環保問題等議題上,美國會繼續與中國合作。

二是知己知彼,認清美國提出的意識形態風險。在美國將在全球領域加大與中國競爭的背景下,中國企業在出海時、包括在“一帶一路”項目上將面臨更大的意識形態挑戰。因此,中國企業需要知己知彼,在出海時要善于學習西方企業在企業透明度和問責制上的長處,加強東道國子公司治理的透明度,加強與公益組織的合作,善于與獨立媒體的溝通,增強信息自由流通,從而減少東道國的懷疑。不言而喻,這一策略在對中國相對友好的國家更易見效,尤其是非洲與中東地區。

三是以柔克剛,采取各種淡化所有權的公司治理模式。其一是采取類似“一國兩制”的“一個公司,兩套系統”的策略,例如在中美關系松散耦合(loose coupling)情況下,可以實現合作共贏。其二是采取更為松散的“兩個公司,兩套系統”模式,即中國的跨國公司可以將其業務劃分為兩個法人實體,其中一個由原始中國股東擁有和控制,而另一個則通過可變利益實體(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),即“VIE結構“,由外國股東擁有股份,但收益歸給中國股東。例如,隨著政治壓力增大,一些風險投資者就提出將TikTok與字節跳動分開的想法,包括重組TikTok的法律架構。除了VIE架構之外,其他股權之外的合作,還可以是技術授權、品牌授權,例如麥當勞、肯德基都將自己的中國業務出售給私募資本,但還維持一些松散耦合的聯盟關系,并保持小部分股權。最后,退出也是中國企業的選項,關鍵是如何退得優雅,不留首尾??傊?,中國新興的跨國公司可以嘗試多種非所有權的跨國合作模式,從而繞過國家之間的“墻”。中國企業也可以依據舒適區域內外區別,以及其動態變化情況,采取靈活多樣的公司治理模式與股權處理方式,應對中美脫鉤所帶來的各種挑戰。

四是在與美國跨國公司合作中建立“防火墻”。能否在內部建立 “防火墻”,從而隔絕不同政治意識形態的影響,是中國的跨國公司需要思考和努力的。全球性的規范與數據安全協議將是一個處理復雜政治沖突的基點。為防止“國家數字主權”之類不同國家的監管限制企業的科技進步,微軟等企業帶頭發起了一項名為“日內瓦數字公約”的全球倡議,以制定網絡安全的核心規范。目前已經有超過100家公司簽署了該計劃的《網絡安全技術協議》。加入國際組織倡導的全球通用標準與規范,從而打破各個國家豎起的“科技墻”或科技鐵幕,這可能也是中國企業出海的一項選擇。

美國歷史學家約翰·蓋迪斯在《論大戰略》一書中用狐貍和刺猬兩種動物比喻兩種戰略,刺猬一招防御,卷成一個球;而狐貍則機巧百出、靈活巧妙地去應對各種變化。在“家國天下”的觀點上,刺猬堅持單一的普遍原則,相信萬事萬物的運行只有一個真理、一個規律,對自己的預測充滿自信,因此長期堅持一個大原則,永不偏離基本方向,但缺乏靈活性;而狐貍則追求全球多樣化的知識,同時保持謙虛開放的心態,能夠適應新環境,從而靈活機變,但缺乏穩定性。我們主張,最佳選擇應是刺猬與狐貍兩者的陰陽平衡,在方向上以刺猬為主,在方法上以狐貍為主。

總之,當下中國企業在出海時的策略應該是兵無常勢,水無常形,像狐貍一樣因敵變化而取勝,善攻也善守,善進也善退,從而避高而趨下,無孔不入。與此同時,中國企業也要像刺猬一樣,不忘初心,為成為全球一流企業而不懈奮斗。

附件:


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
im体育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