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

“多方臨時上訴安排”出爐

關于上訴機構停擺期間的解決方案,終于有了最新進展。

7月31日,包括中國、歐盟在內的WTO“多方臨時上訴仲裁安排”(MPIA)參加方就仲裁員名單達成一致,成功組建了由10人組成的仲裁員庫,并聯合向世界貿易組織(WTO)爭端解決機構做出通報。中國提名的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楊國華獲得各參加方支持,當選仲裁員。

“一般而言,爭端解決機制的兩種途徑,訴訟與仲裁像兩條平行線。而WTO上訴仲裁機制的建立融合了上述兩種制度,給我們帶來了顛覆和創新。”日前,楊國華在“WTO上訴仲裁機制的建立”主題演講中如是說。

MPIA誕生

上訴仲裁機制建立

從2017年WTO上訴機構“危機”端倪初露、2019年12月11日停止運作至今,實務界呼聲最高的4種應對方案為推動遴選、強行投票、另起爐灶、上訴仲裁。

如今,花落上訴仲裁。據悉,在WTO上訴機構的癱瘓之前,歐盟分別于2019年7月25日、2019年10月29日與加拿大、挪威簽訂協議,已將“臨時上訴仲裁”作為替代選項。

而上訴仲裁這一設想最初是由盛德律師事務所(Sidley Austin)日內瓦辦事處的幾名律師提出的,他們援用了WTO爭端解決程序規則《關于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的諒解》(DSU)第25條,WTO中的快速仲裁作為爭端解決的一種替代手段,能夠便利所涉問題已經由雙方明確界定的某些爭端解決。

“第25條非常靈活,可以復制DSU第17條上訴程序,仲裁裁決能夠像專家組和上訴機構裁決一樣得到執行。”楊國華強調,此外,該條款的適用也有案例可遵循,在“美國版權法第110條(5)節案”中,在專家組裁決美國敗訴后,在無法確定對歐盟所造成的損失時,美歐曾援引該條款達成協議,確定了“損害水平”。

今年1月24日,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期間,17個成員的貿易部長發表一份聲明,決心繼續推進上訴機構成員遴選工作,認為爭端解決機制對于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體系至關重要,而獨立公正的上訴機制是其基本組成部分,與此同時,根據25條建立“多方臨時上訴安排”。

3月27日,16個成員的貿易部長再次發表聲明,宣布MPIA已經達成,聲明并重申:這項安排是開放性的、臨時性的,歡迎任何WTO成員加入,上訴機構一旦恢復,MPIA即行終止。

楊國華介紹,截至7月底,MPIA已有23個成員(加上歐盟27個成員國,共50個成員,約占164個WTO成員的三分之一)。中國積極參與MPIA的建立,在提出方案和協調配合等方面,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美國再發難 MPIA前途如何?

據悉,MPIA成員向WTO通報的文件,由正文(《多方臨時上訴仲裁安排》)和兩個附件構成。此外,正文結構與歐加、歐挪雙邊協議相似,由立場聲明和具體安排組成。其中,立場聲明強調了上訴程序必須成為爭端解決機制的組成部分。

附件一為議定的仲裁程序,其中提到,仲裁程序與常規上訴程序大致相同,但又有所改進,比如,其強調仲裁員審查的事項限于爭端解決,裁決應于90日內作出,仲裁員可就上訴范圍提出建議。

附件二為仲裁員庫的組成,其中指出,參加方組建仲裁員庫,選出10名“對法律、國際貿易和WTO協議所涉事項有專門知識的公認權威人士”。

6月5日,美國大使致函WTO總干事,對MPIA表示反對。該函指出,MPIA上訴機構性質重復了上訴機構的錯誤。此外,MPIA不應使用WTO的資源和經費,包括“預選”仲裁員和提供秘書處支持。

在此背景下,MPIA參加方仍然按期完成了仲裁員庫組建工作。7月底,10名仲裁員已確定,除楊國華外,其他九名仲裁員分別來自歐盟、巴西、哥倫比亞、新西蘭、墨西哥、新加坡、瑞士、加拿大。

對于MPIA的未來走向,楊國華認為,從制度設計和實際進展看,MPIA作為上訴機制審理成員之間的案件,還要具備一些條件,甚至克服一些困難。

部分專家學者也表達對于上訴仲裁機構與專家組的銜接、經費及是否可使用WTO秘書處等問題的擔憂。

據統計,目前MPIA的23個成員在過去十年間,上訴的案件有8個。

楊國華指出,“由于MPIA是臨時性的,能夠存續多長時間和審理多少案件,仍不確定。此外,以后會有多少成員加入MPIA,在多大程度上取代上訴機構,更是難以預料。”

“但在上訴機構停止運作的情況下,MPIA能夠解決幾十個參加方之間的上訴問題,只要大多數WTO成員加入,停擺危機給多邊貿易體制造成的緊急局面就能得到緩解。當然,這也為WTO成員應對危機提供一種模式,給未來更加完善的上訴機制提供經驗。”楊國華指出,毋庸置疑,MPIA不僅具有實用價值,能夠解決迫在眉睫的問題,而且還具有歷史意義,成為國際爭端解決機制發展史上的里程碑。

附件:


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
im体育官网